興趣廣泛,有許多喜愛的CP,但目前本站只出品及岩取向的文章,不是對其他沒有愛,而是最近喜歡這種日常清新的感覺,歡迎來做客。

天亮(及岩)

註:純屬個人僻好 (?),渣川設定,小岩微賤。
  天黑後續,其實我也不是很想虐他們啊。

 

 

 

   

簡訊的通知音響起,荒誕的一夜又過了,身旁白皙的手臂觸感很好,懷中的氣味很好聞,房內充斥著昨晚淫靡的味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喜歡上這種什麼感情都不用顧慮的生活。

 

 

 

 

 

 

娛樂圈裡的私生活毫無意外的複雜,但其實自己也沒想過會成為那圈子裡的一分子。早晨從酒店直接前往事務所,已經變成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情,忙碌的一天又即將開始了。好像很久沒有回去了?小岩應該在家吧。

 

 

「沒回家?」

「沒有。」

「阿徹,有本錢也不是這樣揮灑的。」

「嗯?」

「小心岩泉君到時候不見。」

「小岩才不會不要我呢!」

 

 

才不會呢。那封簡訊一定只是在鬧脾氣而已。

 

 

 

 

-------------------

 

 

意外的告白,意外的關係,意外的戀人,意外的發現已經不能沒有他了,這是當時自己唯一擔心的事情。

 

 

未來沒有岩泉一的陪伴

 

 

還好當時的一時衝動,至今小岩都在自己的身邊,偶爾還是會想念女性獨有的身軀,嬌小且柔軟,畢竟當初選擇岩泉的原因只是擔心沒有這個人的未來,但如今知道往後的人生都有他陪伴後,已經沒有必要再擔心這件事情的必要了,可以更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是及川徹,沒有必要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花海,精采的生活還在等我,顧慮什麼的不需要有。

 

 

 

 

「辛苦了!」

「辛苦了。阿徹這禮拜原本的行程延後了,這星期好好休息一下吧。」

「終於放假了!」

「好好回家吧。」

「當然。」

 

 

 

 

「小岩,我回來了!」

 

 

一股食物的惡臭味從廚房傳了過來,小岩忘了倒垃圾?映入眼簾的是一份不清楚放了多久的早餐,橙色的果汁有點變色,果肉沉澱與水分分開,垃圾筒內也有,大量的食物,被遺棄在裡面。

 

 

「小岩?」

 

 

房子靜的可怕,就像是個牢籠一樣,冰冷。

 

 

「小岩!」

 

 

一個人的盥洗用具,一個人的衣服,一個人的枕頭,房子裡沒有另一個人存在過的跡象,唯一成對的,只有自己口袋中以及玄關地上的那兩把鑰匙,彷彿前日的歡愉只是自己的妄想,前日?還是上週?有過吧?上次見到對方是什麼時候的事了,這不是自己的幻想吧。一陣刺骨的寒意從心底浮出。

 

 

『您撥打的號碼暫時無法接聽…』。

 

 

名為恐懼的情感侵據了整個身體。

 

 

 

 

-------------------

 

 

「請問岩泉一有來嗎?」

「岩泉?他前日開始請了假,說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謝謝。」

 

 

 

 

騙子。

 

 

昨日打電話回去,伯母說你根本沒回去。你想做什麼,我們從小就在一起了,你還能去哪,我不相信你能躲我一輩子。小岩快回來吧……

 

 

 

 

「小岩。」

「小岩,我好想你……」

「對不起。」

「我愛你。」

 

 

 

 

一個禮拜過去了,工作還是得繼續下去,心好像空了一樣,明明也曾經一整個禮拜沒有回家過,但知道那個人沒有在家的感覺真的很糟。原來一個人在家的感覺會如此寂寥,原來自己這麼過分,我是愛著他的吧。

 

 

「吵架了?」

「......」

「離家出走了?」

「你知道什麼。」

「我昨日遇見了岩泉。」

「在哪裡!」

 

 

椅子倒下的聲音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經紀人的眼神有點慌張,他說岩泉認為自己只是習慣了有個保母,只是想要一直有個竹馬陪伴而已,兩人沒有必要再繼續這樣自欺欺人下去,他想去嘗試沒有及川徹的生活,畢竟兩個人,本來就都是個獨立的個體,希望他能好好珍惜電話裡的那位女性。

 

 

什麼電話,什麼女性。

 

 

「你上次從酒店回來跟誰在一起。」

「......我知道了。」

「及川,你的私生活我不想管,但岩泉是個好人,你不是認真的話就放手吧。」

「......我不能沒有他。」

 

 

推掉了所有的通告,前往經紀人最後一次看到小岩的城市,我可以為了這個人拋棄所有東西,為什麼要等到現在才發現這件事情呢,他們相處的時光太久了,久到自己以為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事了,才會導致這種情況發生。

 

 

「小、岩?」

 

 

對街的戀人正與一位女子在交談著,有多久沒有看到這麼愜意的小岩了,多久沒有看過那不經意的微笑了,多久沒有注意到對方不再對自己笑了。

 

 

「小岩!」

 

 

 

 

-------------------

 

 

「有什麼事嗎。」

「我們回去吧,我以後一定會每天回家!」

「你回不回家關我什麼事。」

「我不能沒有你。」

「別說笑了,你是及川徹,那個......」

「愛著岩泉一的及川徹!」

 

 

眼淚不聽話的傾洩而下,害怕,害怕對方不再原諒自己,不再陪伴自己身邊,往後的人生沒有那個遮蔭的大樹陪伴。

 

 

「是我沒有好好珍惜!是我人渣!」

「......」

「但我不能沒有小岩!」

「......怎麼好像是我在欺負你一樣,渾蛋......」

 

 

 

 

 

 

「和我再一次交往吧,岩泉一。」

 

 

 

2015.4.19


评论(8)
热度(18)

© 塵埃落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