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廣泛,有許多喜愛的CP,但目前本站只出品及岩取向的文章,不是對其他沒有愛,而是最近喜歡這種日常清新的感覺,歡迎來做客。

天黑(及岩)

註:純屬個人僻好 (?),渣川設定,小岩微賤。






滴答滴答,秒針行走的聲音迴盪在漆黑的房間裡,你有沒有聽過一種類似電波的聲音?每晚一個人的時候就會出現,明明什麼聲音都沒有,但那聲音卻在耳中響起,非常非常的吵雜,就像寂寞的哭泣聲。

 

 

 

 

 

 

每個早晨,總是會習慣準備兩份早餐,一杯咖啡,一杯果汁,然後一樣的餐點,過去幾年以來都是這樣,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那另一份早餐的主人總是不曾在餐桌上遇見,偶爾還是會一同用餐,但感覺沒辦法像從前一樣,這份感情就像是被沖淡了,但又像咖啡漬一樣,有著存在的痕跡,卻洗不乾淨。

 

 

「早啊岩泉!」

「唷,今天這麼早。」

「嘿嘿,昨天睡比較早,明天放假今天要不要去喝一杯!」

「可以。」

「好!我再去找其他人!」

 

 

「喂。」

『小岩?今天我不會回去吃飯噢。有應酬。』

「嗯,我晚上也會晚一點回去。」

『你要去哪?』

「跟同事去聚餐。」

『別喝多了。』

 

 

已經兩個禮拜沒有見到他了,雖然電視上,雜誌上,及川徹的身影無處不在,但那個從前的發小就像蒸發了一樣,從他跟自己告白到在一起,一切就好像夢境一樣,身旁不缺女伴的他選擇不起眼的自己本來就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如今領悟應該也不算太晚才對吧。岩泉一,看著花邊新聞裡放蕩不羈的及川徹,你還在期待什麼。

 

 

 

 

 

 

-------------------

 

 

雖然已經春末了,但還是異常的寒冷,早晨的房間就像是冰窖一樣,裹著厚重的棉被還是忍不是顫抖,床鋪上另一個空位已經閒置很久了,昨天的早餐依然在餐桌上,一股苦澀的情感從心底浮上來。

 

 

「及川徹你不是在應酬,怎麼應酬到旅館去了。」

『小岩,你聽新聞亂報導,那只是炒作而已。』

「這不只一次了吧?」

『小岩,成熟點好嗎?娛樂界就……』

 

 

人會有所成長,如同及川徹一樣,止步不前的只有自己,一直以為對方就像個孩子一樣,只是圖個新鮮,只是愛玩,什麼時候不成熟的人變成了自己,相信那個一起長大的那個人,就像他相信自己永遠都會待在這個鳥籠等著他,愛情一旦陷下去明知道愚蠢.但也來不及回頭了,如同泥沼一般,沉淪,死去。

 

 

 

 

「岩泉君其實是一個很好的人呢。」

「是嗎?」

「其實第一眼見到你覺得有點可怕,但相處過後覺得能當你女朋友的人一定會很幸福!」

「我該說對不起還是謝謝好……」

「哈哈,隔壁課很多女同事對你很有興趣呢!」

「是嗎?」

「你是個很好的人,要對自己有自信!」

 

 

自信嗎。

 

 

 

 

 

 

-------------------

 

 

「喂?」

『怎麼這麼心急?』

「及川?」

『這不是想你了!』

「……」

 

 

衣服脫落的聲音、女性的嬌喘聲,透過話筒傳了過來,聲音組織成了一幅幅淫穢的景象,嘴邊鹹鹹的,眼角滑落的淚水止不住,拿著電話的手在發抖,結束了通話,耳中還是能聽見令人作噁的聲音,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犯賤了,什麼時候岩泉一變得不再像是岩泉一了,什麼時候開始沒有及川徹不行了,是時候該離開了吧?那扇門從來就沒被關上過不是。

 

 

 

 

 

 

【我們分手吧,及川徹。】

 

 

 

 

 

 

送出簡訊的那剎那有股解脫的感覺,其實一個人的早餐應該挺好的不是。

 

 

 

2015.4.12

评论(2)
热度(14)

© 塵埃落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