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廣泛,有許多喜愛的CP,但目前本站只出品及岩取向的文章,不是對其他沒有愛,而是最近喜歡這種日常清新的感覺,歡迎來做客。

浪漫(及岩)

 

 

及川徹是個很浪漫的人。他也希望未來的戀人能是個會搞點小情趣的對象,但他發現自己對友人的愛慕之後知道那都是無望了。

 

「小岩!」 

「怎麼你又跑來了!」

「當然為了來找你啊。」

「你時間太多了嗎……」

 
 

每次及川總是不吝嗇地展現對對方的愛意,但那人從未給他想要的回應,但沒辦法,他就是喜歡眼前蹙著眉頭的對象,這種事情也沒辦法控制。

 
 

「你看小岩!那看起來好像很好吃!」

「哦,但那不營養吧,你現在可是個運動員,笨蛋。」

「小岩好過分!偶爾嘛!」 

「走了!」

「我想吃嘛!」

 
 

兩人雖為情侶,但與從前並無太大的差異,回應的總是那些無情的冷嘲熱諷,失落感總是會讓雀躍的溫度下降。

 
 

及川總是在想,自己是否能一輩子跟著毫無浪漫細胞的岩泉一起走下去。







 
 

「唉……」

「怎麼了?」

「學長,我覺得我老是被當成一種麻煩啊……」

「你現在才知道?」

「……」

 
 

外面的天氣不是很好,灰色的雲層壟罩著整個城市,陰暗而毫無生氣。但直到踏出校園及川才知道並不是表面上的那麼一回事。整個街道上充滿著粉紅色的氛圍,到處都有著令人感到曖昧的氣息,曾經及川也像他們一樣,懷抱期待的心情,準備精緻的巧克力送給那個人,那個人則是一臉錯愕的看著他,『你明知道我不怎麼吃甜的。』,岩泉說,臉上就像是寫著:你在做什麼。及川當時真的非常受傷,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那時他們剛交往。

 
 

這兩個人太熟悉彼此了。在對方面前是毫不保留的,以至於岩泉對浪漫這兩個字感到陌生,他認為他們的關係更像是家人,而不是需要這種方式加溫的戀人,對岩泉來說家人是無可取代的。但及川似乎沒有發現到這一點。



 
 

「徹君!這是、這是自己親手做的巧克力!請您收下!」

「謝謝妳。」

 
 

美麗的校園角落上演著一齣齣的愛情戲碼,對方是個可愛的女二號,自己則是心有所屬的男主角。他總會收下那些生活在想像情懷下少女們親手製的巧克力,為了不破壞他們美好的浪漫情懷。也許是被小岩感染了,這種情況下總會想著一些現實的問題。

 
 

「又一袋!明明已經有了戀人了為什麼還收這些!」

「給你啊!」

「不需要,你女朋友都不會吃醋嗎?」

 
 

及川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他覺得岩泉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從前還會有女孩子委託他把禮物轉交給自己,或許他已經習慣了,沒有見過小岩為自己吃醋過。

 
 

「可能習慣了吧。」

「及川徹你這個渣。」

「……」


 
 

當及川回到岩泉宿舍時,映入眼簾的是一桌精緻的菜色,還有上次自己很想卻被岩泉阻止的蛋糕,說不興奮是騙人的,可是獨獨沒有看見那人的身影,原以為只是外出一下而已,但直到晚上10點,那人都還沒出現,及川的心底越來越焦急。

 
 

” …… ”

「小岩你去哪了?都十點了。」

 ” …… ”

「小岩你沒事吧?我去接你?」

” 及川徹,我今天不會回去了。 ”

「……我等你。」


 
 

及川冷靜地坐在沙發上深思,岩泉不是那種為了要和你分手吵架,還會準備一桌菜的人,一定不會有事。他瞥見角落的垃圾袋,他沒有印象有過這個看似不協調的東西,直到打開,他才想起學長的話。

 
 

沒過多久岩泉回到了宿舍,手上拿著超市的袋子。果然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岩,發生什麼事了嗎?」

 
 

及川徹他怕。比起浪漫情懷,他更不想沒有岩泉一的生活。

 
 

「你還是喜歡女孩子吧?」

「我只喜歡你一個!」

「可是今天我看到...…」

「那是他自己抱上來的!」

 
 

果然,被小岩看見了,那可惡的女人。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

「及川徹,我也有獨佔慾。」

 
 

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對方突然撲了過來,霸道的貼上對方的脣舌啃咬,不像是個吻,更像某種野獸的掠奪。就像某種開關被開啟了,及川徹無法自拔。

 
 

「小岩這是我聽過最浪漫的情話了。」

 
 

被驚嚇的岩泉一時無語,直到反應過來時兩人已經在餐桌上享用那冰冷的美食了。

 
 

「不用加熱嗎…」

「我想吃小岩第一手做的食物。」




 
 

「你想吃我隨時可以做,有病嗎……」



 
 

及川停下手中的餐具,眼前的戀人真摯的言語讓他想起,岩泉的確是個感情笨拙的呆子,但他說出來的話都對自己的殺傷力太大了。不修飾,不害臊,不浪漫。自己卻愛上這種真摯的情感。

 
 

及川徹是個很浪漫的人,但他從未覺得自己贏過岩泉一。


2015.02.14

 

评论
热度(23)

© 塵埃落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