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廣泛,有許多喜愛的CP,但目前本站只出品及岩取向的文章,不是對其他沒有愛,而是最近喜歡這種日常清新的感覺,歡迎來做客。

戀(及岩)

序、

 

 

 

 

這是高三最後一個春天,每天還是被成群的女同學擁戴,排球還是一樣的照常練習,只是感覺有什麼在心底醞釀許久的東西,即將發酵。

 

 

小岩與我不同,我已經被某所不錯的體育大學給相中,春天過完即將被保送進去。小岩則是選擇了外市的一所大學,正日日夜夜的苦讀,白天在學校上課,夜晚在家中自習。偶爾我會去體育館,但裡面除了低年紀的以外的只剩我,花卷、松川都不在了,小岩也是,我不經深思。

 

 

”難道以後都要過這種沒有小岩的生活嗎”

 

 

 

 

 

 

一、

 

 

 

 

那種感覺就像是掉落在大海裡,自己卻放棄了掙扎的機會,愛上這種身軀被溫柔的海水給包覆著的感覺,愛上了海中綺麗的景致,慢慢的沉溺在名為岩泉一的海潮之中。

 

 

 

 

第一次感受到對友人有異樣情愫是在初中最後一個的暑假。兩人相約在及川房間,準備研究生態作業該如何下手,兩人為題目爭吵許久後及川賭氣的跑去另間房間耍脾氣,岩泉則繼續待在及川房間,直到晚餐時間,及川回房間時岩泉已經在自己的床上睡著了。

 

 

聽著平穩的呼吸聲,寬大的圓領隨著胸膛起伏,不經意的露出令人遐想的空間,汗水沿著鎖骨滑落,喉結隨著吞嚥的動作往下,血液在身體裡快速流動著,及川感受到從未擁有過的躁動。

自己身體的狀況不太正常。

 

 

青春期的到來總讓未經人事的孩子們感到好奇,班上的同學們會開始討論哪班的班花最美,誰的胸部最大,今天又有什麼新的貨色拿來分享,及川以及岩泉也不意外。及川很受女孩子歡迎,他也喜歡可愛的女孩子,可是,對於岩泉所帶給他的躁動是唯一的。

 

 

 

 

 

 

二、

 

 

 

 

這種暗戀就像是毒藥,甘甜的汁液滑過喉舌,又老是在享受的過程中突如其來地帶給你極大的痛苦。我們的距離是如此接近,卻又擔心自己那骯髒的私慾被你唾棄。

 

 

 

 

高中開始,及川在女同學間非常活耀,所以高校生活除了圍繞著岩泉,還有了與女孩子間的打鬧,自己很清楚其實只是把這群人當作藉口,使自己可以更坦然的與岩泉相處。

 

 

「我可是萬人迷及川先生呢!」

「是是是。」

「哪、小岩今天午餐吃什麼?」

「你不是要去當你的萬人迷先生。」

「小岩吃醋了嗎!吃醋了吧!別擔心!午餐時間可是小岩專屬的呢!」

「滾,噁爛川!」

 

 

利用著虛偽的面具來遮掩言語中的情感,對及川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了,想透過某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愛意,又怕被殘忍地回絕,只能用這種劣拙的手法來安慰膽小的自己。但這種滋味就像是罌粟一樣,越沉浸在裏頭,毒癮就越發不可收拾。

 

 

「果然還是小岩最了解及川先生了。」

「小岩果然很愛我吧!」

「小岩我好喜歡你啊。」

 

「吵死了,渾蛋川!!」

 

 

日復一日,月復一月,直到現在。高中的最後一個春天。

 

 

 

 

 

 

三、

 

 

 

 

就像是中毒一樣,忌妒所有你接觸到的事物,怨恨那些與你交談的人,憤怒你所施予的微笑,想霸道佔有你的所有。

 

 

 

 

「你又在幹嘛了!」

「小岩一起回家!」

「不是跟你說了今天要晚自習!」

 

 

及川雙手環著岩泉的脖子,阻擋對方的離去,岩泉則因為身高的劣勢而被禁錮在某個人的懷裡。

 

 

「你到底在煩什麼啊!放手!」

「小岩已經好幾天沒有陪我回家了!!」

「廢話!我要唸書啊!」

 

 

唸書、唸書、唸書!唸書有我重要嘛!真是該死的東西!為什麼那些東西能佔據小岩這麼久!理智崩解的及川被病態的愛戀控制了大腦,一股腦兒的咬上了岩泉的後頸,直到一股血腥味從口中蔓延出來,才驚覺自己做什麼傻事,嚇的鬆開了口,放開懷中的人。

 

 

「滿意了?」

「小岩我……」

「解氣了就快滾回去。」

「對不起……」

 

 

幾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氣,奔出了那間充滿不尋常氣息的教室,口中甜膩的血腥味讓人意猶未盡,卻又覺得這樣的自己太過於骯髒,一路上矛盾的與自我對話,要何時才能結束這種可怕又甜膩的暗戀。

 

 

 

 

 

 

四、

 

 

 

 

終於結束了大考,回到了與往常般的生活,兩人很有默契地對於那天的事件閉口不談,及川也不會傻到去向對方提起這個可笑的行為。今天班上的同學們相約放學去車站附近唱歌,及川以及岩泉也受到了邀請。

 

 

「咦?!岩泉沒有喜歡的對象嗎?」

「明明是跟及川一起長大的,怎麼兩個人差這麼多,一個青澀一個渣。」

「我怎麼覺得你在間接諷刺我。」

「嗚,岩泉同學我們湊成對吧!」

 

 

一群男同學如同被拋棄般的在岩泉附近瘋言瘋語,眼紅地看著及川,那人依然被女性同胞們給圍繞著,雖然目光沒有離開過岩泉,但兩人都沒有交談,直到活動的結束。

 



 

「嗚……小岩……」

「你又怎麼了?」

「及川先生好孤單啊......」

「你每天都有不少人向你示好吧。」

「可是還是感覺好寂寞啊......」

「那你想怎樣?」

 

 

夜晚寧靜的街道上兩人都沒有開口,壓抑的氣氛,使原以為及川會繼續碎碎唸的岩泉呆滯了一會兒,兩人停在街燈底下等待著誰來打破這僵局。

 



 

「小岩我喜歡你。」

「你又在……」

「不是玩笑,是真的很喜歡你。」

 

 

想透過那眼神來找出什麼破綻,但對方的眼神異常的堅定,深邃的瞳孔中只看到了自己,彷彿要被吸進去似。

 

 

不是開玩笑的。

 

 

岩泉把目光移開,目前的氣氛太過於尷尬,對方的表情充滿的堅毅,但又抿著嘴,一副一會兒沒準就會哭出來的姿態,自小就對這傢伙沒什麼辦法,如今擺出這樣的表情根本犯規。

 

 

「所以呢?」

「跟我交往吧。」

 

 

 

 

 

 



距離開學還有一段時間,但因為就讀的學校在外市,所以不得不提早來這裡整頓,這是一間在學校附近的小公寓,因為透過親戚的關係所以比較便宜,雖然不寬敞,但對於一個剛上大學的學生來說已經算是非常好的居所。所有一切都真令人感到期待啊,新的環境、新的朋友、新的生活……除了那個吵死的人以外。

 

 

「小岩!怎麼只有單人床!」

「廢話,只有我一個人住。」

「這樣我要睡哪!」

「滾回宿舍。」

「不要!我要跟小岩住!」

「給我走開!我還在整理!話說你宿舍還要過十幾天才開你這麼早過來幹嘛渾蛋!」

「當然是為了跟小岩在一起啊!」

「給我滾回去!」

「小岩不要害羞嘛~」

 

 

從以前到現在果然還是對眼前的人沒有辦法啊。岩泉放棄掙扎的在某人懷中反省。

 

 

 

2015.02.04


评论(5)
热度(22)

© 塵埃落定 | Powered by LOFTER